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催眠我的小姨子
催眠我的小姨子

催眠我的小姨子

“林浩,把我们的洗脚水倒了……”丈母娘王淑芬趾高气昂的用脚踢了踢身下的水盆。

  “稍等妈,我把碗刷完了就倒……”厨房内正在刷完的林浩,低头应了一声。

  “你他妈是聋子吗?我!说!现在就把我洗脚水给倒了!”王淑芬今天回到家心气儿就特别的不顺,脸色黑成一片。

  林浩身躯狠狠一颤,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冒,狠狠的攥了攥拳头。不待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客厅里就又传来了他老婆,沈惜颜的声音。

  “林浩,我妈说话,你没听到吗?非要惹我妈生气是不是?!”沈惜颜的声音冰冷到了极致,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厌恶与失望。

  沈惜颜长得不错,是个大美女,身高168,肤白貌美大长腿,这会洗完脚了,正在往那修长笔直的大白腿上擦润肤露。她头也不抬的就对着厨房里正在刷完的林浩吼了一句。

  “真是个废物,什么也干不了!今天我去跟你王姨她们打麻将,人家的女婿是大公司的高管,人家有车有房的。哎,再看看这个废物,我气就不打一处来!真的是连条狗都不如!窝囊废!废物!还不如养条狗呢!”丈母娘王淑芬砰的一脚就把洗脚盆给踢飞了,洗脚水倒了一地。

  “林浩!你是要气死我妈吗?还不过来把地擦了!跟你结婚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沈惜颜也是生气,林浩这个废物入赘她们家一年来,出去上班都不去,给她丢尽了脸面,她出门根本都不敢跟朋友们说她嫁给的是林浩这个废物!丢人!

  厨房内正在拿着洗洁精系着围裙刷完的林浩,身子狠狠一颤。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心火一起,猛地把手里刚洗好的盘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怒喝道:“都他么给我闭嘴!”林浩猛地对着客厅里的母女大吼了一声。

  王淑芬跟沈惜颜,第一次见林浩发脾气,一时间也被镇住了,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林浩狠狠的握着拳头,是,他是沈家的上门女婿,但他更是燕京隐世豪门的继承人!至于为什么以着他高高在上的身份,还要来沈家做上门女婿?

  那是因为林浩在高中时跟沈惜颜一个班,那个时候,林浩的家族为了锻炼他,根本就是放养状态每天只给很少的生活费,那个时候的林浩很多时候吃不饱饭,仅有的生活费又被小混混抢,沈惜颜见他可怜,就经常把自己的饭给他吃。在高中那个懵懂的年代,林浩就喜欢上了沈惜颜。

  大学毕业后的林浩在继承了家族后,本就想来南江市追沈惜颜,给她一世荣耀。正好的,一年前沈惜颜的父亲病危,临死之时怕自己的女儿没人照顾,放心不下,也为了能让沈惜颜继承他在沈家的财产,于是就招上门女婿。于是林浩也懒得费事了,直接就当了这个上门女婿。

  结婚这一年来,林浩以着滔天的权势在暗地里,给沈惜颜挡下了很多的麻烦。他生怕沈惜颜经历丧父之痛缓不过来,所以这一年他就放弃了事业专心陪在她身边照顾她。给她洗衣做饭,各方面都照顾到了极致!

  林浩本以为自己的付出,沈惜颜会看得到,但谁想到他无微不至的付出,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看不起,换来的却是如滚滚江水一样的侮辱!他现在突然明白了,自古舔狗都没有好下场!他的心也彻底凉了,所以他决定不装了!

  诚然他还是爱着沈惜颜,但沈惜颜却已经把他的心给伤透了……林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扔了围裙,走到了客厅里。

  这会客厅里的王淑芬才反应过来,直接就炸毛了,满脸戾气的指着林浩的鼻子就大骂道:“你你你……你算个什么东西!狗东西!你还敢摔东西了!谁给你的胆子!你有种就跟惜颜离婚,你滚出沈家!”

  林浩没再搭理王淑芬,而是转向沈惜颜眼睛通红的说道:“沈惜颜……我本以为我这一年的付出,起码会换来你的一个好感。呵呵……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你妈跟你无尽的嘲讽跟看不起。呵呵,我林浩是废物?呵……离婚?我滚出沈家么?可以!”

  沈惜颜冷冷的看着林浩,皱着眉头道:“林浩你想清楚,你是真的要跟我离婚?”

  “嗯,你觉得咱们的婚姻还有意思吗?”林浩缓缓道,眼神深处有着无尽的悲痛。

  “行,那明天早上咱们就去民政局……”沈惜颜点点头说道。

  王淑芬也点点头:“恩恩,女儿啊,幸亏结婚这一年来,你都让这个废物睡客厅睡地板,没让他碰过你,你放心你,妈现在朋友很多,以着你的身材跟长相,绝对能给你找个豪门!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

  而后王淑芬张牙舞爪的对着林浩骂道:“呵呵,姓林的,你算什么东西!你特么的就是一个上门女婿!离婚?要离也是我们沈家把你扫地出门!不要你!你想离婚是吧?也行,一年前你来当上门女婿,惜颜她爸给了你十万块钱,还回来啊,你有钱吗?废物!”

  林浩不再看沈惜颜,扭头看着王淑芬这个恶毒到极点的女人,他真的是忍够了,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沈惜颜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妈!真的是极尽的恶毒!趋炎附势!

  他甩手从口袋里拿了一张银行卡,直接砸在了王淑芬脸上:“十万是吧?老子给你二十万,密码是沈惜颜的生日……”

  “谁知道你这卡里到底有没有钱?你一个废物哪来的钱!”王淑芬继续嘲讽道。

  林浩猛然眼露杀机的看了王淑芬一眼:“姓王的,你该庆幸你是沈惜颜的妈!”

  王淑芬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冰凉,身子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心头顿时就涌现出了无尽的恐惧来。

  林浩不再搭理王淑芬,而是满眼复杂的对沈惜颜说道:“明天上午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林浩说完转身就走,只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子顿了下,头也不回的对沈惜颜说道:“哦对了,我的东西都扔了吧,我也不要了,这个门我也不再回来了……”

  林浩深深的吸了口气:“沈惜颜,我……真的挺后悔认识你的……”林浩说完就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走了。带着心里无尽的悲痛走了……

  深夜十点,南江市市中心,九洲集团的顶层办公室内。林浩手里拿着一罐儿啤酒边喝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林总,我买了牛排,您过来吃点吧……”身后传来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女人的声音。

  林浩回头一看,就看到他的秘书殷璇两手托着一份牛排,给他放到了桌子上。

  殷璇也是林浩高中同学,只不过当年的殷璇是个校花,比沈惜颜还要漂亮的存在。高中时的殷璇自然是看不起林浩的。虽然她跟林浩是同班同学,但从始至终都没跟林浩说过一句话。

  只是造化弄人,半年前,当初的校花却来到了林浩手下的公司上班。在得知林浩是公司总裁之后,就各种暗示各种诱惑林浩。就算是当她知道林浩已经跟沈惜颜结婚后,她也无所谓,她甚至不止一次的说过,只要林浩点头,哪怕是做他的情人她都愿意。

  殷璇身高170,上身穿着白色的女士衬衫,下身穿着黑色的裹臀小短裙,一双一米多长的大长腿上,套着性感的黑丝袜,小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再配上白皙的皮肤,乌黑的长发。此时此刻的殷璇,更加的性感动人,诱惑无比。

  林浩苦笑了下对殷璇说:“算了不吃了,心情不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

  殷璇走到林浩身边拿过他手里的啤酒,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跟沈惜颜吵架了?”

  林浩苦笑着说:“我若说人家看不上我,说我是个废物,你信吗?”

  殷璇性感的小嘴微张,白皙修长的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满是不敢置信的问道:“不会吧?林总你光是这个九洲集团的财富,在整个南江都是最顶级的了啊。她沈惜颜还看不上么?”

  林浩摇摇头:“不是的,一年前她爸病逝,我怕她难受就只顾着在家照顾她了。你知道的,我不是喜欢张扬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而是暗地里帮她……”

  “那……是吵架了?”殷璇又问道。

  “不,是要离婚了,高中的时候我喜欢她,但这一年她跟她们沈家的人,也成功把我的感情都磨没了,这一年我帮她沈家的也够多了,可以了明天就去离婚吧,离了也算是个解脱……”林浩深深的出了口气。

  殷璇眼神深处闪过一丝的激动,上前搂住林浩的胳膊,修长的黑丝大长腿也贴在林浩身上,小声道:“那,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林浩皱了皱眉,推开了殷璇:“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心里很烦,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殷璇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

  第二天上午十点,领完离婚证的林浩跟沈惜颜走到民政局门口,林浩正要离开的时候,沈惜颜突然叫住了他。

  “还有事吗?”林浩冷冷的问沈惜颜。

  这一刻沈惜颜感受到了林浩声音里的寒冷跟陌生。她心里突然一颤。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叫住林浩,就是突然间觉得她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沈惜颜此刻心里很是复杂,因为明明这一年她没有对林浩动过感情,但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突然之间会有那么一丝的不舍。

  就在沈惜颜张张嘴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一个长得比她还漂亮比她还性感的女人,向着林浩这边走了过来……

  女人是殷璇!

  殷璇走到林浩身边,搂住林浩的胳膊对沈惜颜说道:“沈惜颜谢谢你,我喜欢林浩好久了,既然你跟他离婚了,那从现在起林浩就是我的男朋友了。还有请你以后自觉点,如果再敢来骚扰我老公,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沈惜颜震撼无比,她当然认识殷璇。高中时殷璇也是她们班的,是名副其实的校花,不管是学习还是长相她比殷璇都差得远了……

  “你……是他的女朋友?”沈惜颜不信的问道。

  殷璇直接搂住林浩的脖子,踮起脚尖温柔无比的在林浩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对沈惜颜说道:“嗯,怎么很惊讶吗?沈惜颜,我只说一句,错过林浩是你的损失,谢谢你把他让给我!呵呵,沈惜颜你这辈子恐怕都不知道你到底错过了,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

  殷璇说完就挽着林浩离开了,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温柔到了极点。

  沈惜颜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迷茫。因为林浩走的时候,就真的再也没有看她一眼……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吹动着沈惜颜的额头前的长发,她看着林浩跟殷璇远去的背影,一阵失神……

  ……

  半个小时后,九洲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内。九洲集团的总经理江少铭正恭敬的站在林浩面前:“林总,九洲集团跟沈家的合作项目,第一期已经完成,第二期需要咱们注资五千万,请您批示,我让财务给沈家打款过去……”

  林浩合上手上的资料,眼神里含着无尽的悲哀:“行,你去处理吧……”

  等到江少铭走后,林浩苦笑着摇了摇头:“沈惜颜,这是我……最后帮你了,这个城市我不想再呆了……”

  江少铭眼神一凝缓缓道:“好的,林总,我这就去办……”江少铭恭敬的退了出去。

  办公室内林浩点燃一根烟,深深的抽了一口。眼神有些恍惚。

  一年前他把九洲集团搬到了南江市,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而就是为了帮助沈惜颜的。一年前他就把九洲集团很多项目给了沈惜颜的公司,让沈惜颜的公司不仅稳定了下来,市值更是翻了一倍。

  所以沈惜颜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林浩究竟帮了她多少……

  江少铭回到自己办公室后,直接给秘书吩咐道:“断绝九州集团跟沈惜颜公司的所有合作!一分钱都别给她打……”

  江少铭紧紧的握着拳头,这是他自从跟随林浩以来,第一次违背林浩的命令!只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林浩这一年到底付出了多少!他是林浩的下属,但也是林浩的朋友,他不想林浩受这种委屈!

  沈惜颜公司会议室内,一身黑色条纹女士西装的沈惜颜,此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而会议室内,七八个公司的高管,此刻也是愁眉不展,脸色凝重。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凝重到了极点……

  此刻沈惜颜的秘书,面色凝重道:“沈总,刚刚九州集团说的是真的吗?九洲集团真的要跟咱们公司断绝一切合作?怎么可能啊,咱们合作的不是好好的吗?”

  这时坐在沈惜颜左边的公教部经理,缓缓道:“是真的,江少铭亲自下令终止的合作。”

  这时财务部经理,皱着眉头说道:“沈总恕我直言,公司现在的资金链很紧张,如果一周内九州集团的尾款打不过来的话,咱们公司很可能就会破产……”

  销售部经理直接就站了起来:“不会吧,要知道咱们跟九洲集团可是签着合同呢啊,他们要是单方面的撤资,那咱们就去告他们!”

  法务部经理冷笑一声:“呵呵,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天真吗?现在的公司,哪一个赚的钱是干净的?谁的项目都能够达到最严格的标准?别扯淡!人家九洲集团随便从项目里面挑几个毛病,理由就够了。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咱们的项目做得没问题,那你打关系能打的赢吗?就算是能赢,拖个两三年的,公司早没了……”

  直到这时众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原来九洲集团的一个撤资,他们已然就到了生死的关头!

  销售部经理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目光看向了沈惜颜:“沈总这事恐怕还得你出面啊,九洲集团的单子是你拿下来的……这事只能您亲自出马了……”

  沈惜颜闻言深深的吸了口气,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6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嗯,你们也别着急,我这就去九洲集团……”

  公司众人的脸色这才缓了缓。而沈惜颜说这话,自然是有着她的底气。去年她第一次去九洲集团的时候。江少铭对她的态度,那叫一个好,当场就把合同给她签了。

  而且还有个事才是沈惜颜最大的底气!那就是去年当她从九洲集团带回合同后,这合同曾被大伯沈彪跟她大表姐沈雨桐抢了过去。她当时都绝望了,但万万没想到江少铭只认她!别人根本都不认!

  沈惜颜回家特意的梳妆打扮了一番后,就去了九洲集团。

  到了九洲集团楼下之后,沈惜颜就要直接往里面走。但却被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前台给拦住了:“抱歉小姐,您找谁?”

  沈惜颜微笑着说道:“您好,我找江少铭江总……”

  美女前台很有礼貌的笑着说道:“抱歉,请问您有预约吗?”

  沈惜颜摇头道:“抱歉我没有预约。”

  美女前台脸色就冷了下来说:“那请你出去,没有预约不能进”。

  沈惜颜一愣,随即说道:“那我现在给江总打个电话……”

  女前台冷笑一声:“在南江市,想见江总的人多了去了,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江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沈惜颜身子狠狠一颤,还是拨通了江少铭的电话,并且故意的在女前台面前摁了免提:“喂,江总吗?很抱歉打扰您了,我是沈惜颜……我在您公司楼下呢,我想跟您谈些事情……”

  女前台见沈惜颜真的拨通了她们总裁的电话,顿时就慌了,惊讶的看着沈惜颜,态度也缓和了下来……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江少铭的声音:“抱歉沈小姐,请你离开,我不想见你!”

  江少铭说完后,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沈惜颜,顿时就愣住了。她不敢置信的赶紧又拨了过去,但显示那边正在通话中,几次之后,她明白江少铭已经把她给拉黑了。于是她又发微信,发现微信也被江少铭给拉黑了……

  叫微微的美女前台看着沈惜颜微信上的红色感叹号,顿时就又趾高气昂了起来,冷笑道:“呵,今天还真是涨见识了,人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没想到如此不要个脸啊……”

  “你!”沈惜颜手指都在发抖。

  “你什么你!赶紧滚,再不滚我就叫保安了!”美女前台冷声喝道。随着她的话落,门口的保安直接走了进来。

  “小姐请你出去……”保安冷冷的对着沈惜颜说道。

  “不,求你,求你给江总打个电话,就说我是沈惜颜,我是沈惜颜啊,我有要事找他,求你了……”沈惜颜这会算是急了……

  但美女前台却根本懒得搭理她,不由得讽刺道:“呵……真是无知,对你而言重要的事儿,你觉得对我们江总重要吗?”

  “赶紧走,出去……”两个保安直接就把沈惜颜给架了出去……

  被出门外的沈惜颜,一时之间愣住了。她根本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本来今天跟林浩离婚了,她心里还挺开心的。但没想到也是今天她沈家直接就面临破产的危机了……

  沈惜颜站在九州集团门口,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她居然是被人赶出来的!沈惜颜内心深处一片悲凉,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对她态度特别好的江少铭,如今甚至连见她一面都不想见。

  她现在仍旧记得,去年的时候,她每次来九州集团,江少铭都对她客客气气的……

  沈惜颜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公司,公司众人一看她的表情,都是心里一颤。销售部经理小心的问道:“沈总,谈的怎么样?江总怎么说?”

  沈惜颜有些绝望的摇了摇头缓缓道:“我……根本就没见到江少铭,我给江少铭打电话,他直接把我电话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

  销售部经理浑身一颤,深深的皱着眉头。过了会后,她突然抬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问沈惜颜:“沈总当初跟九州集团签合同的时候,到底是谁帮的你?我记得当初我问过你,你根本就不认识江少铭对吧?”

  沈惜颜闻言也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对,我不认识江少铭,但江少铭却直接跟我签了合同,而且对我十分的客气。这中间肯定是有人帮我了……”

  销售部经理眼睛也亮了起来赶紧说道:“那惜颜你赶紧想想,赶紧想想啊……想起来是谁帮的你,到时候你就再去找他……”

  沈惜颜重重的点了点头,她脑子里开始回忆所有可能帮到她的人。这么多年她在南江市也确实认识不少的人,但想了一圈还是没想到……

  “让我好好想想,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我出去走走……”沈惜颜缓缓说道。

  沈惜颜就出了沈家的公司,一路走,一路想。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家门口附近,正好看到了要出门打麻将的王淑芬。沈惜颜看到王淑芬的那一刻,眼睛一亮!她突然想起来,当初就是王淑芬跟她说的,让她去跟九州集团谈判!

  想到这沈惜颜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赶紧跑到王淑芬面前,一把拉住王淑芬的手腕说道:“妈,你先别走,公司出事了,九州集团断绝了跟公司的所有合作!公司快要破产了,当初大伯都谈不下来的九州集团的合同,你却让我去谈,你是不是认识九州集团的人?”

  王淑芬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着急的问道:“女儿你刚刚说什么?九州集团断绝了跟你公司的所有合作?公司要破产了吗?你别吓唬我啊……?”

  沈惜颜都急疯了,赶紧说道:“妈,这么大的事儿我还骗你干嘛啊?这事儿现在已经迫在眉睫上了,公司的钱都投在了项目上,现在要是九州集团执意撤资我们就真的完了啊……行了别说这个了,你赶紧告诉我,你是不是认识九州集团的人啊?你赶紧去找啊……”

  但王淑芬却没有动,而是脸色煞白,她无神的说道:“我……我不认识九州集团的人啊,我……我要是认识,咱们家早就发了啊……”

  “那你为什么让我去九州集团谈判啊?”沈惜颜急切无比的问道。

  “我……我是有人说让你去谈的,但不可能啊,肯定不是他啊……”王淑芬脸色更白了。因为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事情!但她心里又不确定!那就是一年前有次沈惜颜给她打电话抱怨跟九州集团有关合作的时候。王淑芬正好听到了,那个时候她最看不起的女婿林浩跟她说,他有朋友在九州集团能帮上忙。于是王淑芬就跟沈惜颜说了,但根本就没提林浩的帮忙……

  不怪王淑芬不相信,因为林浩跟她说完半个小时后,那边的沈惜颜就已经把合同给签了。她不信就那么短的时间内,林浩就能帮女儿搞定九州集团!

  “妈!你倒是快说啊,到底是谁啊……公司倒闭后,咱们住的房子开的车都会被拍卖的啊!”沈惜颜都急哭了……

  王淑芬结结巴巴的说道:“女儿你别急啊,是林浩,当时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林浩正好听到了,他跟我说让你直接去九州集团谈就行了,他有朋友在那边上班……但,但不可能啊,那个乡巴佬,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认识九州集团的高管?所以这事儿不可能啊,这不可能是他帮的忙啊!”

  噔噔……沈惜颜听闻后,不由得后退两步,她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跟王淑芬一样。就她那个废物老公,怎么可能?

  “妈你再好好想想,除了林浩以外,你到底还有没有跟别人说过?”沈惜颜不甘心的问道。

  王淑芬摇了摇头说:“当时你给我打电话抱怨的时候,家里就我跟林浩两个人。我都没出去啊,除了林浩外,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啊……”

  沈惜颜心里狠狠一颤,难道真的是他?真的是林浩那个废物吗?但怎么可能?林浩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啊……

  可是沈惜颜突然想到,今天早上殷璇那种级别的美女,居然都主动要做林浩的女朋友……

  如果殷璇不是林浩找来在她面前演戏的话,那……

  想到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169,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沈惜颜突然心里一突,因为她虽然跟林浩领证了一年的时间。但她真的了解林浩吗?

  王淑芬见沈惜颜脸色很不好看,于是就赶紧说:“女儿,你也别太着急,肯定不是那个林浩,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废物认识的永远都是废物!别着急,不行的话你就去找你爷爷想想办法,今天你该高兴,那个废物终于被赶出去了,而且啊你王姨给你介绍了男的,是个总经理呢,家里也挺有钱的,是个富二代,今晚你见一见……”

  沈惜颜闻言摇了摇头:“算了吧,我没心情……”

  王淑芬晃了晃沈惜颜的胳膊说道:“女儿啊,你现在公司这么难,正好多认识点人帮忙啊”

  “那……行吧……”沈惜颜深深的吸了口气。